一分排列3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排列3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18:59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月谈记者在东部某省份采访,随机找到一名乡镇干部,了解农村文化设施建设情况。记下这位干部的姓名职务,半月谈记者写稿时,地方却来商量:先别提这位乡镇干部的名字,要在稿件里突出当地镇长。半月谈记者不禁感到诧异,因为这是一篇反映正面典型的稿件,按理说,采访哪名干部,就写哪名干部的名字。然而事实是,即使涉及正面典型的采访报道,也存在一些基层干部姓名被“顶替”、被“匿名”的现象。在报道东部某地经济发展时,半月谈记者采访了当地自然资源局、文化和旅游局等多位局长,采访完后,地方宣传部门负责人却“提醒”半月谈记者:“尽量不要出现局长的名字,全部换成相关负责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久,一段“少妇和快递小哥婚外情”的视频搭配聊天记录在网上传播开来,吴女士赫然发现,这段视频就是她取快递的那天被拍的,但经过字幕和一些所谓聊天记录的渲染,自己竟然成了桃色新闻的女主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,宣传部门担心个别领导会因为多了谁或少了谁的名字而“有意见”,故保险起见,所有人的名字都不出现。而当基层干部接受媒体的调研采访,特别是涉及困难和问题时,更不敢公开表达意见。不久前,半月谈记者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关于少数地方统计数据“掺水”的报道,一位县长很快留言“上面层层加码,基层情况确实如此”,不到一分钟,这条评论就被火速删掉了。出于保护受访者的需要,半月谈记者往往会尊重受访者的“匿名”请求。报道刊发后,不少基层干部纷纷点赞,认为写到了大家的心坎上,但敢在朋友圈转发的寥寥无几,个别干部一时兴起评论几句,也会连忙删去以防有人对号入座。然而,当半月谈记者过一段时间再次见到匿名受访者,问起原有痛点、问题解决得如何时,往往会得到“还不是和过去一样”的丧气回答。就这样,一种新的治理悖论渐渐形成——越是需要解决的问题,越需要匿名反映;越是匿名反映,问题往往越难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。长此以往,基层干部期待落空,变得“无力吐槽”,甚至“佛系万岁”。干部“匿名化”折射基层治理两个困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让吴女士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段视频成了她噩梦的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工作全部都停止了,网上都很多人骂我。这件事情发展到,我们整个小区、整个良渚,甚至整个杭州都在讨论,我的单位同事知道,我的上级领导知道。都是群传群,不停地复制……不知道多少人看过了。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要把我捏造成这样?”吴女士实在想不通,无冤无仇为什么有人这么害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“不提名字”已经成为不少干部打开心扉讲真话的前提。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,干部在面临各类采访或询问时,不管主题是正面还是负面,都希望能在事后的新闻报道或者调研报告中隐去名字。在基层,干部“匿名化”倾向正在加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国盖洛普表示,一般而言,每个政党的总统候选人经党内竞选而产生。虽然李洛渊更受共同民主党支持者青睐,但进步阵营对两人的支持率相差不大,目前难分伯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业主群里的邻居认出视频里的吴女士,看到她眼光都不一样了,吴女士这几天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光在家里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在明曾主张撤销“萨德”(央视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女士和男朋友今年3月份从北京搬到杭州工作,定居良渚。